您有新信

 
[佛教] 日常師父行誼
#1
知母念恩
發信站: 無名小站 (bbs.wretch.cc )
                                  日常師父行誼


                                                                      如俊法師

    提策聽法之正確意樂


    為什麼要講上師的功德?為什麼要了解上師的行誼?「為顯其法根源淨故開示造者殊

勝」。了解上師的功德是為了要對上師所賜予我們的法生起信心,因為他是靠這個法成就

的,你看到他的成就,你產生需求,你產生信心,你產生景仰,所以你會需求他的法。「

令於教授起敬重故開示其法殊勝」你對這個法有信心之後,接下來會跟你講這個法、這個

教授真正好在那裡。法的勝利你知道了,需求心你也發起來了,然後「如何說聞二種殊勝

相應正法」說的人認真說,聽的人人認真學,讓這個法在內心產生作用,接著把這個教授

內容開展出來,「如何正以教授引導學徒之次第」。所以我們今天重新去溫習師父的功

德,就是我們內心要對準一個目標,在我的心續當中,透過今天的這一堂課,要種下一個

非常堅固的種子,這個種子將來感果的時候,領納了所有的圓滿傳承的顯密道次的時後,

就是我的內心、我的心續完全變得跟我的上師無二無別,這個就是我們今天為什麼要來講

跟聽這一堂課的意義。


    領納法的方法


    如何將師父的法領納下來?在師父的行誼的事蹟當中,都有一顆師父他背後的用心,

你們透過這些外在呈現出來的人事時地物,去祈求加持,透過你們學習到的師父的教誡還

有經論,去揣摩、去把握師父的用心;當你感覺到的時候,就趕快發願,這樣的一顆跟法

相應的心,就祈求上師你賜給我,這個就是我們種下那個因去領納法的一個過程。


    真誠學法、反求諸己


    在二個月以前在原園區的時後,師父他很慎重的跟我講:我以前跟你講過幾次我自己

的自傳,但是以我這一次所說的為準,以前的算參考,完全以這一次所講的為準。師父

說:「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我認真反省,我覺得以前講這些傳記的時候,我內心的動機

還是有雜染的,但是這一次,我感覺我講傳記的動機比較純真,所以你要以我這次講的為

準。」師父是一個非常真誠用法來反省自己的人,像在園區的時候,一天大概十四、五個

小時躺在床上休息,只有吃飯的時候才起來,在身體更差的時候,有時候吃飯的時候都起

不來了。那個時候在師父身邊,有時候看師父他躺在床上,常看他在唉呀!唉呀!感嘆流

淚,很傷感也很傷痛這樣子。我有幾次問過師父為什麼難過?師父說:「我很慚愧。」慚

愧什麼?師父:「我以前都沒有真的懂廣論,可是我卻去教人家廣論,自己沒有做到還教

別人一大堆,我現在想起來,覺得實在是羞愧得無地自容,好難過!好難過!」這是師父

的一種心情,他越活到生命的最後,他的心就變得越純潔,跟法就越相應,完全透明的,

沒有任何一點點沉澱、污穢在裡邊。


    我感受到師父是這樣的人,就像剛剛那個例子一樣,我們透過這些經歷,透過這些事

情,你去感受師父的那顆心,去領受他的加持,透過跟上師的相應,我們種下一個種子,

也許資糧夠的人,你當下就得到了師父的這種心境,你種下這個因,將來你也可以得到師

父這樣的一顆純潔的完全跟法相應的心。


    師父的幼年生活


    師父出生的地方是江蘇的崇明島,後來行政區域劃分在上海市,所以崇明島就算成是

上海市的一個行政區域。崇明島的天然環境有一些非常好的特色,整個崇明島它是長江口

的沖積三角洲,就是長江的泥沙,在河口那邊會累積成一個超大型的沙洲。長江口沖積島

的特徵是地平如掌,非常平坦,一顆小石頭也找不到,全部都是非常肥沃的軟泥,連沙子

都沒有,是比沙子還細的軟泥,而且一挖下去好幾尺深,都是這種非常肥沃的軟泥。天然

環境非常好,完全沒有污染,有風吹過來,灰塵就是灰塵,灰塵就是地上那個很細的泥、

乾了吹起來的,不會像我們現在的灰塵,一抹起來是黑黑的,裡面什麼都有,各種化學污

染的微塵。那邊土地肥沃,環境很單純,南瓜不用種,把種子往房子旁邊丟一丟,它就自

然會長一堆再繼續吃。菜園就在自己家裡旁邊,每天要吃飯前,出來摘一摘,就現吃新鮮

的,用不到冰箱這種東西。沒有商店,沒有霓虹燈,偶而買一些東西,要到鎮上去,可是

從家裡到鎮上是一大片的農田,非常廣闊的天地,一出門整片的大地就是你的,沒有人會

說這是我的地方,你不准來的。人與人之間的相處,非常的淳厚和善,小孩走到那裡,大

家都認識,絕對不會擔心有人拐小孩這類的事情。


    師父得到關懷跟教育非常的完整,師父是家裡的第一個男孩,跟他的弟弟差了七歲,

所以師父得到父母非常完整的關顧跟愛。師父形容那種感覺,小時候在屋子裡邊玩一玩,

屋外跑一跑,可是沒事頭一抬起來就想媽媽在那?跑回家看,喔!媽媽在煮飯,再跑出去

繼續玩。長江口冬天比較冷,師父的父親會在那邊烤火,師父就走過來坐在他爸爸旁邊,

頭就靠過去,他爸爸就把師父的手放在他的大手裡,兩個一齊烤火,烤暖和了,看看外面

還有沒有什麼好玩的,然後就跑掉了,很自然而然感覺到父母親對自己那種全神貫注的關

愛。這個跟現在環境大概不太一樣,現在因經濟壓力的關係,父母都要上班,回來作完功

課,大家一齊看電視,誰跟誰多講兩句話,就嫌煩,不要吵我看電視,最好給你錢,你跑

出去,不要煩我最好,很不一樣嘛!現在的父母親在外面接觸競爭強烈的工商社會,心靈

就很受傷了,回來也沒有太多時間陪小孩,小孩也受外面很多物質環境的引誘。師父後來

常常跟我講,他後來了解到他小時候的這種成長環境,這麼淳樸、這麼自然,完全沒有任

何汙染,人跟人之間相處及關愛這麼濃厚的環境,他發現這對他以後的學佛非常重要,師

父也常跟我說,對一個真正想學大乘佛法、想學圓滿教法的人,這種培養環境對他來講是

非常重要的。


    那個時代的那個地方的人,傳統的道德觀念很重。師父的祖父在鄉里是德高望重的

人,務農讀過幾年書,也讓所有的子女都接受完整的教育,師父的父親那一輩大部分都是

老師,後來都住到上海去了。因為師父的祖父跟外祖父都是這樣的人,所以他從小就自然

而然薰染一種概念,就是做人就要做像祖父這種正人君子,而且可以關顧所有人的這種大

家長,他自然內心培養起來的就是這種感覺。師父出生的時代是中國剛剛經過清末一百年

列強的割據侵略,中華民國建立了,軍閥割據、北閥戰爭,戰亂剛在民國十七年才剛剛結

束,那個時候還是很動盪的時代,幾年之後,民國二十六年跟日本人開始打戰,整個大環

境的中國是非常的貧窮而且混亂,不單是外在的物質環境的貧窮且混亂,更可怕的是思想

上的混亂。因為經過了這種百年以來的欺壓跟奇恥大辱,絕大部分中國人對自己的文化產

生懷疑,不覺得我們這些傳統的倫理道德能產生什麼作用,因為人家的洋槍大砲擺在那

邊,你就是被人家欺負嘛,所以很多人在這個民族、還有人的心裡真正應該依循的思想該

怎麼走的方向很多人都迷失掉了,幾乎是一昧的跟著西方走,老一輩的人覺得這樣一定不

妥當的,但他也講不出個所以然,而且事實很明顯的擺在那邊,國家是受欺負而且在戰亂

跟破壞當中所以那個時候思想更是混亂。但是在這種混亂的充滿痛苦的大時代裡,師父就

在長江口的崇明島一個非常肥沃的地方,非常平安的成長,得到了非常圓滿的關愛,而且

更重要的是師父的父親經歷過的那種全盤西化的階段之後,重新抉擇出來一定要照傳統文

化的路走,所以他很清楚的跟師父講:你將來不是學佛就是學儒,如果你想做第一等人,

你就出家去當和尚。師父的父親是五四時代的新青年,本來是完全相信西方那一套的東

西,但經過這樣的思考跟抉擇之後,他就很清楚的引導他的小孩走這條路。絕大部分的中

國人都身處在一種動盪的匱乏的物質環境裡面,尤其是身處在一種思想的混亂跟恐慌的環

境裡面,師父他得到完全不是這個東西,他的成長過程非常的平穩,充滿了愛,思想得到

了正確的引導。師父說他這一生是在戰火邊緣走過。民國十七年到民國二十六年是中國近

代史唯一沒有打戰的十年,因為北伐戰爭剛結束,抗日戰爭還沒開始全面的打,師父剛好

在中國比較平靜的十年出生而且完成了他前面階段的成長。等到抗日戰爭真正開始打的時

候,崇明島那邊沒有什麼影響,因為崇明島沒什麼軍隊,當日本人攻打上海時,很多人都

回到崇明島鄉下,因為那裡完全沒有任何戰火,等到日本人來到崇明島,就讓他們接管,

完全沒有任何影響。一九四九年國民政府從大陸撤來台灣,那個時後也是戰亂階段,民國

三十六年師父糊裡糊塗的跟著三叔來台灣玩一玩,就跑來台灣了,所以師父常講他這一生

是在戰火邊緣走過,就是眾生的共業非常惡劣,每個人都要承受非常巨大的痛苦跟迷惘的

時候,師父完全沒有受到影響。


    從師父幼年觀其宿生功德


    我為什麼一直要跟你們講這個特徵?你們有沒有注意到,這代表什麼?師父宿生的業

造得非常圓滿,圓滿到什麼程度?圓滿到共業這麼惡劣的時候,他自己的受用跟別業完全

不受這種惡業的影響。我們一般人不受這種時代影響嗎?誰沒打過電動玩具、誰沒跟父母

吵過架?任何人身處在這個環境一定會被這惡劣的共業影響,師父他沒被影響,所以你可

以看得到師父造的業非常圓滿。你再認真想一想什麼樣的人可以造這種業?第一個他的智

慧要不要很高,什麼稱智慧很高?


    師父宿生所造智慧圓滿之業


    我這一生對師父有一個特別的功德印象最深的是什麼?師父是我所知道的漢地的佛教

界裡面,第一個勇敢的站來跟大家講科學是有侷限的,在這個時代有這種眼光、有這種勇

氣站出來講話的,佛教界裡面我只看到師父這樣子,而且他是非常有次第的從理論上講清

楚他的理由是什麼,而且最後又在他實際做的事業裡面真的把這個缺陷呈現出來,讓大家

看到要彌補的東西是什麼,而且也讓大家看到彌補的希望在那裡。我們這個時代是一個科

學至上的時代,到了我們這個時代已經沒有人敢講科學是有侷限的,大家都講學佛要科學

化,要用科學方法學佛,做什麼事都要講求科學,不敢違逆。但為什麼師父會站出來講科

學是有侷限?因為科學那種實事求是、小心求證的精神,這是我們在學習任何東西的過程

裡面一定要有的態度,但是你只靠這個來學佛的話,那很抱歉,絕大部分真正重要的東西

你是學不到的。以前師父也講過,人在無明當中的認知及感官是很有侷限性的,因為沒有

學會佛法的修心法門之前,我們的心識自己沒辦法控制,心識看任何東西、認識任何東

西、了解任何東西,隨時都會變的,就好像你拿一把硬的尺去量東西,量出三公分就是三

公分,如果拿一個橡皮筋做的尺,你說這個東西應是幾公分?搞不清楚嘛?對不對!所以

學佛最重要的「信為能入、智為能度」,為什麼?你必須先相信絕對圓滿的佛陀,然後再

用你的智慧去慢慢跟他的法相應,透過你的經驗去觀察,最後你會相信他而皈依,但如果

你一開始沒有這個信心,一開始就要人家證明給你看,你才要相信,一開始用你自己有限

的五官判斷,讓你五官信服了才相信,那就完了。佛法裡面講業果、前後世,都是極隱晦

法,用五官看不到的,這最重要的根本,業果、前後世,你都沒有辦法用科學方法學到之

後,你後面還談什麼學佛,你生命真正的提升在那裡?所以師父第一個勇敢的站出來跟大

家科學是有侷限的,然後師父借用了很多科學家自己研究的,譬如說人類大量用了農藥化

肥四、五十年,剛好癌症病歷大量興起也是這四、五十年開始。這是工業、商業過度發展

造成了環境污染的回饋,種種的惡性循環,大家透過師父的引導,是不是就慢慢看清楚

了。這個就是能夠造這種純淨的業的人,他要有智慧。


    師父宿生所造福德圓滿之業


    第二要有很廣大的福,才有可能在那惡劣的環境裡面不受那惡劣共業的影響。怎麼樣

才能有很廣大的福?有菩提心的人才能造廣大的福,師父就是這個特徵。你從很多角度都

可以看,我們先從幾個比較容易趣入的角度來講,譬如當初師父要推動有機無農藥的耕

作,師父就講得很清楚,他是絕對不忍心這種這麼大量殺生的業,在這個世間繼續惡性循

環,越演越烈。這樣大量殺生的結果,將來不是餓死,就是打戰打死,要不然被自己留下

來的農藥毒死。師父任運的悲心和菩提心,有很多地方你都可以看的見,比如說,我們那

時在園區,每一次有颱風消息,天氣稍微有點不對,師父就很關心,便要我們打166去問

氣象台、聽收音機、去看氣象報告、買報紙,看一下颱風消息,我剛開始也搞不清楚,以

為師父是不是想會影響鳳山寺或園區?結果沒有。颱風不管到哪,到東部也好、到南部也

好、到北部也好,師父眉頭都皺了。那有幾次,師父就講出來了,這麼大的風雨、土石流

啊,一方面人會受到很大的痛苦,更多更可怕的是那些蟲蟻,牠們就這樣被淹死了,實在

太慘了。那有一次,我們在園區陪師父散步,園區現在有白鷺絲了,你們在那邊都看到

了,而且很多,之前是沒有的,然後有一個法師想起來了,就跟師父講說以前聽如得法師

講過一個公案,他說,在大悲精舍附近的農田是用農藥的,然後那時就有義工看到有一群

白鷺絲飛到有農藥的田裡,停下來站一站、吃一吃,沒多久就全部死在田裡面。然後那天

師父散步心情本來很好的,聽到這個公案之後,師父就沒講話了,後來等到散步回來,師

父躺下來休息的時候,師父就開始哭了,一直流眼淚,然後師父叫我跟陳學長講說:我們

以後的福智村,還有我們在園區,絕對絕對絕對不可以再用化肥農藥,不管要賠多少,怎

麼賠都好,絕對絕對不可再用化肥,師父說,這麼嚴重的殺業,牠們死的那麼慘、那麼痛

苦,造這個業又造得那麼重,殺了那麼多生,這樣惡性循環下去,實在是不知道怎麼辦。

那時園區有一個義工,他幫我們搭鐵棚時,從大概3-4公尺高的地方摔下來,腦受傷了在

醫院裡面觀察,也是那時還沒脫離險境,大家都很關心,每天都有人輪流去看他,師父

說,你看,那個義工受傷了就有那麼多人去關心他,可是這麼多有情眾生這麼慘這麼痛苦

的死掉了,誰關心牠們?牠們又會到哪裡去?非常難過!師父那次就是一直哭,哭到快吃

飯時才起來,所以你會感受到師父那種心啊,他是普遍的緣到一切眾生,就是有這種菩提

心的人,他所作的事情也是為了要饒益一切有情,所以師父常跟我講,他推動有機無農藥

不只是希望大家吃到健康的東西,也不只是希望人不要造殺業而已,是所有的蟲蟻、所有

世間的生物,乃至於看不見的鬼神、山神、地神、河神、風神、龍王他們,希望他們都能

得到安靜的居處,不要再受到這種痛苦,那我們平常不會啊,我們買一把無農藥的蔬菜,

還是去種一些有機的東西,通常只想到自己或是想到這幾個人嘛,所以,你不是用跟菩提

心相印的動機你造的業,福就這麼大,但是師父是用菩提心緣著一切眾生的動機去造這些

業,又推動這些人作得這麼好,福會不會很大?這就是真正有福的人,他才會真正造這種

我們剛剛講的,可以在眾生共業之惡劣的時候幫眾生扭轉過來的業,什麼樣的人可以造這

種業呢?在眾生共業最惡劣的時候他可以扭轉,這種替大家找出希望,師父不是第一個

人,我們剛講,師父的上師,法王,就是一個,對不對?法王也不是第一個。什麼樣的人

會造這種業呢?無始劫以來,無量無數的佛菩薩他們造的都是這種業,特別是我們這個傳

承的宗喀巴大師,往昔無量劫前,他發的願,也就是大智菩薩發的願是什麼,"我於無量

數不盡剎,當不顧惜生命勤宣說",宣說什麼?當時大智菩薩他發的願就是:我以後要在

最拙劣的國土宣說最清淨的中觀正見,跟最殊勝的金剛乘密法結合的妙道,就是最深的、

最殊勝的成佛方便,我要在條件最差的人群裡面,教導他們,讓他們用最快速的方式成

佛。這是大師發的願,那我為什麼要跟你們講這一點呢?就是在我們格魯的傳承祖師,從

宗大師以來,他們宿生的志願跟行為就是如此,師父為什麼會有這些功德,你可以講一個

理由,就是因為師父所有的傳承上師都是這個功德,他透由依止法得到這全部的功德,而

且他以後也會這樣繼續作下去,就像他的上師以前所作的一樣,多生多劫以來所作的一

樣。我們對師父作好依止法的時候,我們將來成就的也就是這種功德跟事業。


    師長示現、意義深遠


    我們剛剛說的,是師父小時候,對不對?我為什麼講說師父的傳記我不敢隨便亂寫,

你單單從師父的小時候看,你就看到他開顯出來的像鑽石一樣、千面光華,無量無邊的內

涵就在小時候這小小的一段呈現出來,那何況是長大以後,跟學佛,乃至於是開創法人事

業以後,這是寫不完的,這要真正具足教證二量的人,他才能真正把師父的功德開顯出

來,那我們現在隨份隨力地去學,就是我們一開始講的那個目的,你透過了解師父的功

德,你知道這個法的殊勝,我們希求把師父的法領納下來,這我們今天就種了最好的因,

然後實際上,像這種特徵,我們剛剛一再地講,在眾生共業很惡劣的時候,因為這些聖者

具有無比非凡的智慧跟福德,還有行持力關係,所以他會帶領我們扭轉這種共業,而且反

而朝向最快速的成就走,那很多事情你都可以看到師父的這些特徵,那比如說,有一次我

們在園區,園區幾個負責的同學(組長),他們跑來找師父說,我們學校要開始建立校規,

學校成立一年還沒有正式的校規,問師父說校規的精神要怎麼訂立,後來師父想一想,說

校規最重要的就是讓同學了解到校規是保護他們不受到壞的影響,而且實際上對一般正常

在學校裡學習的人來講,他們事實上是感受不到校規的,然後師父就舉了一個自己的例

子:師父初中時就被記一個大過,那時上體育課在圍牆邊上,男孩子都比較頑皮,莫名其

妙玩著玩著就開始比誰爬得比較高,比著比著師父就越爬越高,一跳就跳過圍牆,剛好被

一個老師看到,師父再跳回來時就被老師叫過去,叫他下課去訓導處填表格,填後才知被

記大過一次,問為什麼要記我大過呢,老師說你翻牆出去就記大過啊,喔,翻牆出去就記

大過,我不知道耶,老師說:你還強辯,手伸出來,啪啪啪…,師父講的很有意思,師父

說:嗚嗚嗚…我就這樣被記了一個大過。


    我就跟大家講師父的心很純真,他講這些往事時,一點也不矯飾,他不會覺得我今天

是大長老,絕不能讓你們知道我小時候被記大過。我覺得師父還有另一種用意在裡面,就

是透過這個事件他也想勉勵那些曾經不小心作錯的人,本來很多錯都是因為無知而犯的,

你不要害怕你犯錯,起碼師父示現讓你看到他小時候莫名其妙被記大過,他後來成就的是

師父啊,沒有任何影響啊。你們不要小看師父的示現,上師的示現都不是普普通通的,師

父的初中階段有一個最重要的歷程,以前也跟大家講過,就是師父跟他的父親最緊密的學

習就是在初中那個階段,那個時候可以說是父子二人都一起住在學校裡,每天師父的父親

跟師父很早就起來,誦經、背四書五經、背佛經,後來兩人都吃素,一天吃兩餐,那段過

程裡面,師父得到父親全神貫注、一對一的教育,而且給予師父的知見很特別,很多都是

一貫道的影響,因為那時那個地方好像也只有一貫道,就是摻雜了一些佛法,還有一些不

是佛法的東西,可是對師父來講,那段時間的教育影響最深遠的,一個就是他對佛法的信

心,很純樸幼小的心靈背父親灌輸進這種種子:佛法才是真正的真理,雖然那時不知道佛

法是什麼;第二個就是對傳統儒家內涵的信心和希求,覺得它自然而然就是生命的一種方

向;第三個是簡樸生活,這個習慣一直到了大學、到了以後、這一生裡面,都帶著。所以

全部都是好的影響,然後師父還有講說另外一個特徵,實際上那時給師父一些似是而非的

一貫道概念,幫助師父以後在學空正見的時候,產生了一個非常大的幫助,師父就是學了

空正見,回過頭來看,才能真正把內外道的差別檢擇出來,所以你可以看到師父這一生有

些特徵,他小時候有那麼好的基礎,他長大後有那麼圓滿的成就,我們也講過,他造的業

必須是具足智慧與慈悲的人才可能造的業,可是師父他的示現有一個特色,他是不是小時

候一生下來就很聰明,是不是一出生就指天指地跟大家講"傳統的倫理價值很重要,科學

是有侷限的",沒有。對不對?師父是示現一出生就非常單純、很聽話的小孩,但是他有

一個最好的環境引導他。那這個示現有怎樣的特色呢?本來我們在五濁惡世這麼惡劣的共

業環境,你要扭轉過來提昇是不是件很困難的事?可是對你們來講困不困難?相較於這個

世界上絕大多數的人來講,對你們來講,你們是很輕易地就做到這一點,你們當初是被逼

迫送來也好,自己乖乖聽話過來也好,你們最痛苦的階段就是想家、會哭,對不對?哭完

了是不是就很習慣在這環境受影響、受教育走上來,將來等待你們的會是最好的傳承的法

跟老師,你們會這樣一路學上去的,非常不容易作到的事情、非常艱苦的工作,怎麼對你

們來講那麼容易呢?你有沒有發現這個就是智慧、悲心的展現,惡劣的世間、邪見熾生的

世間,你要找到正確的方向,然後具足條件走上來,是很不容易的事情,但是師父透過他

的智慧和慈悲,替我們安立一個非常好的環境,讓我們循著道次第,你只要把依止法做

好、把最初的弟子規做好,你就可以一步一步走上來,而且走得比這世上任何一個人要

快。師父他自己的示現也是這樣子,他並沒有示現說他小時候就非常精明的、什麼事情都

可以未卜先知、可以做這個作那個判斷,他不是這樣示現的,他是示現他小時候是個很孝

順的小孩,跟父母親有非常深的情感聯繫的小孩,而且全心全意接納長輩引導的小孩,然

後他得到的就是這些東西,完全沒有受到那時代負面染汙的影響,可是這件事情就師父示

現起來是不是很容易就做到,但是背後要非常深廣的智慧跟慈悲的經營,然後,師父就這

樣賜給我們了。


    師父的青少年時期


    在師父後來成長的階段裡面,師父有跟我講過,他們老一輩的人有一種概念,你們以

前聽我講過,或聽如清法師講過,叫捨身辦道,對不對?那你不要誤解這四個字的意思,

它背後並不是一種迷信的行為,而是對真正在傳統中國社會培養教育出來的老一輩的人,

他們有一種信念,真正是對的事情、真正是對的理念,他們會不惜一切去作到,不在乎現

世的財富名利,就真正他們內心所相信對的事情他們是全部投入的,是這種心情。事實

上,這種心情也是人在學習心靈提升的過程裡邊非常重要的基礎,但是師父的父親那一輩

就是這種人,所以師父的父親那時候從科學的迷惘當中跳出來,他抉擇要走心靈提升的

路,他想要好好學佛的時候,很可惜他那時候能碰到的環境只有一貫道,但他能感受的到

心靈提升這條路是對的,所以他就一心一意想把自己的小孩送去,捨身辦道、全心全力地

投入這條路學,但是那時師父的母親和三叔都不太忍心,覺得師父應該好好在世間受正常

的教育,所以那時就由師父的三叔來台灣,順便帶師父來玩,透過那個因緣,就把師父從

大陸帶來台灣。


    師父在台灣他有念過中學的補校,如果我記得沒錯的話,他有白天工作,晚上去念補

校,大概是這樣子,細緻的部分我們還要把資料查清楚再確認,然後,經過幾年之後,師

父就去考當時的台南工學院,也就是成功大學,就跟自己的同學形成一個社團,叫多角

形,這個社團的成員有幾個方向,第一個要會讀書,第二個要會玩,第三個玩的東西要很

高尚,不搞下流的東西,這些成員彼此的關係跟感情也非常的緊密,事實上這些人有我們

知道的前教育部長吳京、中央研究院的院士、一些國內很大著名企業的董事長,也都是變

成這個社會上屬一屬二的頂峰成就的人。那時師父在大學時代主要學的是工程,也為了隨

順當時留學的時尚,師父也學了英文,但在大學時代受的這些教育真正對師父產生影響,

師父他自己講有幾個,第一個是師父他後來體驗到了,真正完整的教育必須在學校裡面完

成,所以師父對出家人的教育是要建立佛學院、正式的學校,對在家人的教育,是要建立

終身學習園區的小學、中學、高中、大學,那是師父在世間受教育他所得到的經驗,然後

在學校學到的專長,其實一直沒有白費,因為師父後來憑著工程、英文兩個專長,他接觸

到兩個非常殊勝的學佛因緣。一個是當時的印順導師,那時他的報恩小築有些工程要蓋,

沒有一個監督那個工程施工品質的適當人選,後來有人跟印順導師推薦師父,因為師父是

那時少數的大學生畢業出家的,而且學的就是工程,師父有這方面的專才也有實務的工作

經驗,去了之後,那個工程師他本來都欺負出家人,亂講一通,師父去了之後就隨口問他

幾個問題,那工程師就知道不能亂來,所以那工程就作的非常好,因此,印順導師就非常

欣賞師父,破例直接推薦讓師父進入福嚴精舍,因為印順導師這個因緣師父就接觸到當那

時在台灣佛教界學習教理最精采的一批人,師父就有很多的接觸跟了解,也因為印導的關

係,後來印導有一個弟子叫仁俊長老,師父特別去跟仁老在同淨蘭若住了三年,學習到了

仁俊長老那種非常嚴格行持持戒的精神,這當初的因緣就是在成大土木系的工程教育背

景。另外一個英文翻譯的專長就是當時美國佛教會沈家楨居士在台灣成立一個易經院,希

望把一些漢文的經典翻成英文,他們有一批懂英文的人,但需要一個懂佛經的人幫他們把

佛經的意思講給他們聽,他們才能翻,輾轉介紹找到了師父,也是一個大學生畢業又有英

文的專長,師父也是利用這個因緣跟沈家楨居士結緣,透過這個因緣就去了美國,去了美

國之後接觸藏系佛法的傳承,特別是法王的傳承,以後才有菩提道次第廣論在台灣的弘

傳。


    具足慈悲與智慧的生命典範


    所以我記得以前跟大家講過,你會看到師父這一生所遭遇、所經歷的東西,後來全部

都變成他自己學佛、心靈提升、還有他建立教法、利益眾生事業最大的養分,比如說,師

父的大學同學吳京,後來不是在我們建立教育園區的過程給了我們很多的幫助嗎?師父的

生命裡面,我的角度來看,沒什麼浪費的部分,你講這個浪費的時候,你們的感受不深,

我感受很深,我一直念到大學、研究所,畢業後才出家,可是我現在認真想,我在世間學

了那麼多年:小學6年、中學高中6年、大學5年(我有轉系)、研究所2年,共19年,我後來

認真想想,我受這19年的教育保守估計有3/4以上的時間是浪費掉,有3/4以上我學的東西

對我現在學佛根本沒什麼用,或有負面影響,我不知道你們有什麼看法,要問在座年紀比

較大的,我浪費是用這個角度來看的,可是師父這一生沒有這種浪費,他受了4年大學教

育,結果替他產生非常真實的、對他以後學佛有幫助的條件,他的生命沒有浪費,那又要

問你們,什麼樣的人可以有這種生命?就算他沒有碰到佛法之前所經歷的這一切也會對他

學佛產生絕對的幫助,什麼樣的人可以擁有這種生命?你們說呢?好,我給你們一個答案

好了,是要充滿智慧跟慈悲的人,這答案也蠻好的,大概也可以解除你們的疑惑,那我再

進一步講好了,什麼樣的人可以有這種生命?什麼樣的人他活的每個階段都會對他成佛的

種子有幫助?我講說智慧跟慈悲是真的答案,只是慈悲是什麼?智慧是什麼?你想想看,

我們在教師營通常不跟人家講學佛,對不對?我們只跟人家講德育、講儒家、講背經、講

健康生活、講環保、講有機無農藥,對不對?可是做這個事情的師父,還有他所教導的法

師跟義工,他們是用什麼心態去跟人家介紹環保、介紹有機無農藥的?你們都被師父教育

過,我們這樣做是因為我自己想積成佛資糧,我今天這樣做是希望你們能趣入佛法,尤其

是大師的傳承教法,你造這種業將來感的果是什麼?以後會不會有人來跟你介紹有機無農

藥、儒家的內涵?很有可能,但是你學的東西將來會變成你學佛的基礎,因為你當初就是

這麼給人家的,聽得懂我的意思嗎?這個就是智慧跟慈悲,它非常小心、委曲婉轉鉅細靡

遺地引導,把台階放到最低,讓每個人都可以跨得上來,將來都可以走到最高,這就完全

是智慧跟慈悲的展現,所以怎樣能夠造這種業,怎麼樣生命可以不浪費,怎樣所作的一切

最後匯歸道成佛的宗旨,他的智慧所串習的法就是道次第,每個人都可以從他眼前這一步

跨上去直到成佛為止。他的悲心,他也願意把這個法透過他的事業、透過他的身語二造作

跟別人分享,那感果的時候他走的就是增上生,他這一生經歷的任何一切,就算不是佛法

的面貌,也會幫他最後去受用佛法,你透過師父生平的了解你會看到一個特徵,師父是一

個活生生的法,師父示現的這一切就是告訴你,法可以起的作用是什麼,師父所作的這一

切就是告訴你,秉持著這個法你怎麼作可以利益到眾生,然後你可以和師父一樣的功德和

成就,所以真正偉大的祖師和聖者,他們出現在世間他們產生的就是這種功用,「為顯其

法根源淨故,開示造者殊勝」,這是為什麼我們要了解師父功德的理由。


    師父是宿世的修行人


    在師父正式學佛的過程裡面,師父一開始就打下了非常好的基礎,因為當時印導他們

對於經教的研閱是非常重視跟講求的,這個基礎師父一生都有,師父他有一次跟我們說、

跟我們算過,他這一生認真讀過的經論有好幾千卷,他很認真讀過,不是隨便讀的哦。一

般來講,在漢地的人這樣算少的,可是師父還有一個特徵,他不是光學經教而已,他宿生

就帶來非常強烈的修行人習氣,師父的修行習慣也非常好,早在當年跟印導在學習的時

候,師父就很想修行,沒有人教他修行,師父就自己拿一些修行的書看,結果因為沒人

教,出了一些狀況,後來等到師父真正碰到修行上的老師,真正解決了這個問題,師父自

己也知道,人真的要走修行這條路的時候是不可以沒有老師的,可是師父不只是讀經教和

會修行而已,大家都公認師父的持律跟持戒是非常嚴謹,這也是宿生帶來的習氣,師父從

福嚴精舍到仁俊長老的同淨蘭若是福嚴精舍的住持親自送師父到同淨蘭若,因為他非常敬

重師父,而且他不想讓別人覺得師父是被遷單的,等到了同淨蘭若開始跟仁俊長老學的時

候,師父的表現是截然不同,這一段我記得師父好像也跟你們講過,仁老持戒作得非常

好,內心也很寂靜,所以耳朵也很靈,早上一打板時仁老就會聽隔壁這幾間弟子的房間有

沒有動靜,有動靜代表他已經起床,沒有動靜代表打板還沒有起來。可是師父不一樣,師

父去的第一天晚上,他比打板的時間還早了半個小時起床,沒有自來水,自己去河邊或湖

邊打了一臉盆水回來,自己刷牙漱口,把衣服穿好,然後這個過程靜悄悄的一點聲音都沒

有,耳朵那麼靈的仁老都沒聽到,所以等到開始打板的時候,師父已經在房間坐的好好的

準備上殿了,所以房間當然更沒聲音了。然後仁老聽到了怎麼這個新來的房間沒聲音呢,

然後走到師父門口敲門三下,準備要把師父叫起床,敲第一下師父聽到了就起身準備開

門,再敲第二下、然後第三下還沒敲,師父門已經開了,衣服全部都已經穿好了,仁老一

看師父這樣都準備好了,他也不講話就走了,然後那天白天,仁老知道師父那時肺不太好

在養病,得過肺結核,仁老就跟師父講說:法師,我知道你是病人,你在這邊不要太勞

累。然後師父就跟仁老講:法師啊,你把我當病人,我可沒有當我自己是病人。等到有一

些場合師父自己親自下廚去煮菜,仁老看了很讚許:提也提得起、放也放得下。後來隔幾

天仁老有事情他要去一個地方辦點事,走之前,他就跟廟裡的人交代好說,絕不可讓師父

走。仁老是非常嚴峻的,可是師父大概是第一個這麼得到仁老的賞賜,因為透過他的行

持,這麼讓仁老賞賜,你可以看到師父宿生持戒的等流跟習氣是非常好的,然後師父在那

邊,還受仁老一個很深的影響,仁老給師父的教育是學佛的人要念佛或修行一定要學經

教,你沒有學經教室沒有辦法真正念佛和修行,這個對師父的影響很深,所以他以後走的

也是完全要用教裡去衡量自己內心證量的路,然後仁老也給師父一個很好的影響,師父有

次讀大藏經讀到有一天仁老問師父說:你今天讀了幾卷,仁老眼睛就瞪很大說:啊,兩

卷,師父以為仁老嫌他念得太少,師父就很客氣的問仁老:那法師您念幾卷呢?半卷。那

個時候師父就知道讀經藏要非常非常恭敬、認真、專誠敬信,那時讀了之後產生什麼效果

呢?師父有講他相印的經驗。他有一次讀沙彌律儀、不殺生那段,好像是沙彌律儀那裡,

一兩頁而已,師父很認真,一讀,讀了半個小時多、快一個小時,讀完之後,那時好像是

在懺公的蓮因禪寺那邊,一出門看到有一條蛇,師父那時是最怕蛇、非常怕蛇的,可是那

時出門心已經跟經論的內涵相印,已經轉化過來,師父就一直跟在蛇後面跑,他要幫蛇皈

依。之前是非常怕蛇的,後來一轉過來就要幫蛇皈依,所以師父讀經論、誦經是相印到這

種程度的,那時修行的基礎就更不用講了。


    親證念佛十萬遍


    師父宿生是修行習氣非常好的人,具足多方面條件的人,從何處看出呢?明初有位大

德講古人所謂晝夜十萬念佛是騙人的,他覺得有點誇張,因為他自己每天竭盡全力念佛,

也不過五、六萬遍而已,後來師父親自證實時晝夜是可以念佛十萬遍,怎麼證實呢?如果

扣掉睡覺時間,白天只能念佛五、六萬遍,但是睡覺時也清清楚楚的念佛,就可以十萬

遍,那時師父剛出家沒多久就做到這種功夫。


    還有一種功夫,就是念念念,覺得萬事萬物,桌椅、天地,都在念佛,那時剛出家沒

多久的事情,所以師父是修行習氣非常好的人,具足多方面條件的人。


    傳承上師的加持不可思議


    後來到美國的因緣,是開始接觸藏傳的教法。師父最早接觸的是白教葛舉,但是一接

觸藏傳教法,立刻感受到藏傳教法與漢地教法最截然不共的特徵,那就是傳承,傳承不可

思議的加持與威力。那時師父才體會到,原來學佛必須有從佛以來一直到現在這個上師傳

給你的無間無斷的傳承,而這個傳承會讓你有完全不可思議的加持,它可以讓你到最後可

以得到和佛陀一樣得到圓滿的證量。而這是師父一開始和藏傳佛法接觸,他體會到的最重

要的部分。


    師父親近了四大教派的法王,最後師父抉擇要完全格魯教派,也就是達賴喇嘛,這裡

有一個很特別的緣起。師父第一次見到法王是在紐約紅衣主教的教堂,那是法王一次對外

公開的演講,師父在沒見法王的當晚就夢見他走近紐約紅衣主教的教堂,台下聽眾只有寥

寥幾個坐在前排而已;台上有一個人,目光如炬,看著全場,給師父的印象很深,第二天

師父第一次走近紅衣主教的教堂,發現與他夢裡的環境是一模一樣的,坐下來聽,法王開

示的第一句話是用英文講的,大概意思是人類沒什麼問題,只要把內心的藩籬拿掉了,問

題非常容易解決。師父聽了這一句話,內心產生非常深刻非常相應的法喜,之後法王用藏

文講,英文翻譯,師父說他完全聽不清楚,整個人安住在極度的法喜當中。等到從會場走

出來,看到廣場有一隻鴿子,突然非常清楚非常細微,很完整地知道牠是造了什麼業而變

成鴿子的。


    我為何特別提此事呢?我很想告訴大家一件事,師父這麼圓滿的功德呈現,他想告訴

我們一件事情,你真的完整的得到傳承上師的加持,或是廣論所講的,你把依止做好了,

一切功德你是可以得到的,師父就是這樣示現的。因為師父這一生接觸非常多的成就者,

也給過師父各式各樣的加持,比如說對空性的體會,看到光明,或是密法的體會,破瓦、

灌頂等特別的覺受,這些師父都有經驗,但是法王給師父的加持,第一次見面給的加持,

我個人理解,這是最不共最殊勝的加持,它有很多重意義,第一層意義來說,業果法,這

是極隱晦法,極隱晦法與顯現法不一樣,跟隱晦法也不一樣,顯現法是五官五根可以接

觸,你可以可以嚐到、看到、吃到、聽到的東西;隱晦法,你眼睛不見得看得到,但是可

以透過推理瞭解它,比如說我沒有直接摸到、看到,但是外面在下雨,我知道外面樹葉一

定是濕的,這是你直接摸到、看到的?不是,這是透過推理可以確認這一點,這是顯現

法;但是業果呢,那是你憑五官看不到,用推理也無法理解的,只能依憑你對佛陀圓滿的

信心,立志好好學,等到有一天資糧夠,你會瞭解它、相信它,業果是極隱晦法,一個人

要深信業果,是比升起對空性的瞭解還要難,可是師父第一次與法王見面,法王就給師父

深信業果的加持,實際上,深信業果的內涵在噶當派,還有格魯派傳承裡面是非常重要的

基礎。業果是持戒的根本,業果通達了,才有可能戒持得很好。噶當派的傳承呢?業果決

定、煩惱調伏,律一切淨儀,是以業果決定為一切基礎的。宗大師是講究持律的,阿底峽

尊者來到藏地給眾生的影響,最重要的是皈依與業果。所以法王給師父的就是這種傳承,

而且是最殊勝的加持。


    但是反過來講,法王是師父的上師,而且從很多跡象,包括法王、師父自己也都承認

過,他們不只這一生是師徒而已,是多生多劫以來的師弟關係,但是師父的依止法王就做

得這麼好,做到這一生上師第一次相見,第一次講法的時候,師父就能夠得到深信業果的

加持,這就是依止法的量;師父對菩提心的生起體會,也是去印度得到法王加持生起來

的。後來自己讀般若經,也是祈求大師、法王、怙主的加持,對空正性生起體會,所以這

些重要道次的覺受生起,師父示現給我們看的是靠「依止法」成就。


    依止法為道次根本


    師父這一生為了教育我們把依止法把握好,示現了成功的經驗,也示現很多失敗的經

驗,比如最早,當師父在美國接觸格魯教法。穹那仁波切,有一次有一個非常殊勝的機

會,十四世達賴喇嘛的上師林仁波切,生平最後一次去美國的那一次,透過穹那仁波切的

介紹,師父可參加林仁波切傳一個最重要的法---上師相應法、增長瑜伽,可是師父剛開

始接觸格魯派的內涵,還不是很瞭解,所以跟林仁波切說,這個法會我不想參加,可是你

可不可以幫我跟林仁波切求一下,求他傳我破瓦法,破瓦法是密法裡往生淨土的一個非常

殊勝,非常快速的法門,師父這話一講出來,旁邊周圍幾個重要的人都在笑,師父也不知

他們在笑什麼?後來林仁波切聽師父這樣的請求,也開許說:我沒辦法傳給你,由穹那仁

波切傳給你。結果,那天晚上師父做一個夢,夢到林仁切就在他面前,可是是側面對著

他,而且像剪影一樣,像一張黑紙剪出來一人的側面,五官都看不清楚,想靠近又沒辦法

靠得太近,透過這個夢境,師父瞭解這個抉擇可能錯了。


    事實上林仁波切傳的格魯派上師相應法是一個非常殊勝的法,一個真正具足條件的人

來修學,即使上師過世了,仍會親自現身來教導你,就像當年宗大師現身教導克主杰尊者

一樣,更何況宗大師早就抉擇過格魯派的核心在這裡,整個道次第的核心在哪裡?事實上

那一次有機會得到最重要法的傳承,師父示現沒有這樣做,可是那次失敗的經驗,讓師父

有很深很深的體會,所有師父後來示現「依止法」的根本,可是這裡面有一個特徵,依止

法的根本,講最多的不是師父,講最多的人往往是上座法師,特別是住持如證法師,或者

是我們幾個當侍者的法師,會跟你們講依止法的重要。師父很少跟大家講依止法的重要,

那是師父他自己的功德,他的為人風範就是如此,他自己作為上師,即使他再怎麼獎勵我

們,他不會跟我們講依止法的重要,叫你們好好依止我,師父不是這樣的人,他不會這樣

講。但是師父私下跟我們講,最最重要的人我不會跟他們保留,我會告訴他們依止法是根

本,更重要的這不是講的問題,而是師父這一生示現出來讓你看到這一點,依止法是最重

要的,透由依止法,你會得到一切的成就和加持。


    我們剛從小講到大,都是這個特徵,很多師父的教誡,師父是用他一生的行持示現給

我們的,我們要會看、會瞭解,有些話,師父有他的人格風範,他不會直接用講的。這是

一個很特別很有啟發的失敗經驗。


    戒定慧次第要如法無謬


    還有另外一個經驗,師父對我們講的時候毫無保留,我相信師父將來也一定願意公開

讓大家知道。師父並不害怕讓大家知道他的失敗經驗,他自己也常講我有很多失敗的經

驗。當時師父在台灣的時候,他對於修行很感興趣的時候,有一次他自己打坐入定,那時

聽到一個聲音,一個人走路的聲音,而那個人是師父看他不順眼,觀過觀很久的人,這個

人一出現師父就覺得不高興,可是當你在入定的階段,心產生的力量是非常強大的,往那

個地方走,就會千軍萬馬往那個地方走。所以師父在打坐心非常寧靜的時候,這個人的腳

步聲現起來,師父想到這個人很討厭,起了瞋心,不得了,他在靜定當中,產生非常大非

常擴散的效果,師父就感覺從四面八方而來的殺伐之聲如千軍萬馬般的朝自己殺過來,然

後他的內心非常痛苦,非常不安定,如果這時不好好把握就會走火入魔,走火入魔,心就

廢掉了。師父有宿生強大念佛的功力,就一直念佛念了兩個小時,才把很危急的情況穩定

下來,可是這次修行出岔的副作用,一直影響師父很久,一直影響直到美國。


    那時師父開始接觸白教噶舉法,修他的十萬大禮拜,一般來講修大成教法要修十萬加

行,十萬遍的唸誦十萬遍的供養,那時師父在做十萬遍的唸誦,念蓮花生大士的蓮師心

咒,要念十萬遍,等他念八萬多遍,還差一萬多遍時,師父內心有個感覺,好像老是相應

不了,不知差了一個什麼東西,老是卡在那裡。後來師父仔細認真去想,以前在漢地受了

一個師長的不好影響,因為那位師長對藏傳佛法有誤解,特別是密法(金剛乘),有很多

負面的看法,師父當時有受到他的影響,後來師父學習到藏傳教法,知道藏傳教法與傳承

教法這麼好,也知道密法真正殊勝的地方在哪裡,可是當時跟這個老師學時,種下與密法

的違緣,對密法的偏見,他沒有很認真去懺悔。所以師父停下來,先做很認真的懺悔跟祈

求,等到懺悔相應時,剩下一萬多遍的蓮師心咒,一下子就念完了。唸完後產生兩個景

象,第一個是蓮花生大師非常清楚地在師父面前顯現出來。第二個是當年修行的副作用,

怕黑,不敢一個人在房間裡,因為一在那個處境裡,就有千軍萬馬的殺伐之氣要過來,非

常恐懼和令人慌亂的力量要過來。可是當師父唸完蓮師心咒,那種修行的副作用就完全消

失掉。在那一晚,師父打開窗戶,一個人走到外面黑夜的森林裡,感覺完全無所畏懼。師

父後來把這個經驗告訴我們,他說:「我透過這個經驗,我就非常清楚,戒、定、慧的次

第完全不可錯到,持戒一定是後來深入修行的基礎。」因為戒的特徵是調伏煩惱,沒有這

個基礎,直接去打坐、修定,會有很多副作用出現。


    所以師父透過這種很深刻的失敗經驗,以後在給我們引導的時候,第一個是完全完整

的正知見建立廣論,另一個是師父非常強調戒律的基礎。師父不是一開始就教我們修十萬

大加行、去打坐等,師父不是這樣引導的,因為師父透過他這一生的經歷,很清楚看到這

個特徵。實際上這個特徵也不是師父發明的,這個特徵是大師的格魯教法,真正不共的特

徵也在這裡,同樣是圓滿的修行證量,但是大師會要求大家從比丘、聲聞別解脫戒做起,

僧團的運作常軌要做到非常圓滿、非常如理如法,然後再進一步修行經論,得到圓滿的知

見,然後再去修加行,一步一步走上來,大師的教法有這樣的特徵。


    實際上,師父這一生的示現與體驗,他也是幫助我們對大師這個法,這個次第決定、

數量決定產生信心,你透過瞭解師父的生平,你會知道大師的法本來是這樣抉擇的。師父

是大師教法的持教法,他就是把這個法用他的身體力行,來到這個世界帶給我們。


    現在失敗是以後成功的養分


    師父到了晚年,常講一句話:「我現在才瞭解,我以後根本不會失敗,或說我以後只

有成功。」為什麼呢?因為透過師父宿生對法的抉擇跟相應,師父這一生我們看到失敗的

經驗,後來都轉化為成功的養分。以我剛剛舉的例子,第一次林仁波切傳上師相應法,師

父錯過了,反而讓師父對道次根本在依止善知識這一點產生根本決定。透過那次修行出岔

的經驗,讓師父對戒定慧三學的次第,大師為何會抉擇戒律是基礎,業果是基礎也是產生

根本決定,所以對師父來講,他的失敗就不是失敗,而是確定以後成功的因。什麼樣的人

才能做到這一點?這是幾年前師父跟我講自傳的時候,我有注意到這個特徵,就是我常跟

大家講的,師父這一生沒有浪費,所有經歷都是成佛的養分,乃至失敗都是以後成功的

因。我問師父為什麼?師父說你去學習認識一件事,任何一件事情都有兩個面,沒有任何

一件事情絕對都是好的或是絕對都是壞的,你從這個過程去理解跟體會。其實師父講的背

後有很深的般若的體會,我把我知道的幾個角度告訴你們。任何一件事都有兩個面,沒有

絕對好也沒有絕對壞。


    先舉例子告訴你們。譬如說師父的失敗經驗是他以後成功的養分。譬如說老校長的

死,大家都很難過,而且以後在印度怎麼跟法王聯繫,以前都是靠老校長跟法王聯繫。我

們還延請老校長來我們這裡教導傳承的藏係教法,老校長一走,這些線全斷掉。但是師父

說也許老校長的死是給我們最大的加持,結果果然是變成最大的加持。老校長不在,我們

只好直接去敲法王辦公室的門,直接找法王,重新建立跟法王的聯繫,而且這次建立比以

前還好,可以把法王請來台灣兩次,而且三大法座,甘丹犀仁波切、夏茲曲傑仁波切,…

全部都可以來。


    我為何提這個特徵?沒有任何一件事是外在的一定好或一定壞,一個事情對我們最後

是好或壞結果,有超過百分之五十是決定於面對事情的我們怎麼看或怎們做。


    對工程師談新世紀飲食


    舉個生活常見的例子,師父最後在園區的那段時間,師父呼吸比較困難,常用到吸氧

氣,因為鋼瓶氧氣一桶一桶拿進來,吸完又拿出去外面裝比較麻煩,尤其要外出旅行時一

直帶著鋼瓶氧氣也不是辦法,後來有個居士發心,供養師父一台直接從空氣可以收集氧

氣,直接吸,而且,機型很小,只有四公斤多一些,這樣的機器當然很貴,但是他供養師

父。後來發現這台機器有些故障,直接請這家公司的工程師來幫忙維修一下 ,那個工程

師完全沒有信佛,他也只是把我們當顧客而已。後來他把這機器送進去,師父就跟他見了

一面,師父就跟這個人寒暄,跟他講新世紀飲食這本書有提到肉蛋奶的過患,反過來是吃

素最好,而且這本書講佛法,沒有用宗教觀點,自然而然讓你知道什麼是對你最好的。這

個工程師就嗯嗯嗯,面對一個老人對他說話,他維持世間的禮貌。我也知道他聽不下去,

因為之前請他在園區用午餐,他吃不下,就到外面買葷的吃。可是師父那麼病那麼累,他

還願意跟這個工程師講話,我隨喜他很有福報。等到這個工程師走了,師父說:「我也知

道工程師聽不進去,可是我還是要告訴他,因為有一天當他身體變得不好時,他可能會想

起我跟他講過:我們身體出毛病是因為飲食引起的。可能改成素食,清淨的飲食會比較

好。」善根種子就是這樣被種下來的。誰然師父煞費苦心跟這個工程師講話時,工程師嗯

嗯嗯,你看得出來他是沒有在聽的,但這一定是件壞事嗎?不會啊!在這個過程裡,我們

的上師替這個人生命種下一個未來會啟發的最重要的種子。


    緣起法有兩面


    早期慈心在推動時,很多人面臨到一個情況,農委會要求地方農會百分之幾的比例要

推動有機無農藥的工作,農會不太願意做,因為有機無農藥不好種,種出來賣相差沒人願

意買,他們覺得這是一個很棘手的工作,可是上面要他們做,只好勉勉強強拖拖拉拉做,

正好有我們慈心農場願意做,他們就樂得跟我們合作,他們也省事,因為我們自己種,種

不好我們自己也會處理也會賣。若用一般的觀念,他根本不是真心與你合作,那你可以劃

清界限,不理他。但實際上不是這樣子的,他慢慢跟我們互動久了之後,看到我們這群人

的內涵,會慢慢認同我們的理念,對我們這群人有好感,乃至他自己也會加入我們,學習

這個教法,這就是灰色地帶。如果一開始就劃清你是黑的我是白的,跟你不相往來,後面

什麼事都不會發生,但是如果一開始你把握任何緣起法都有它的兩面,沒有全好全壞,壞

當中去找好的希望,好當中去反省留意壞的過失。


    師父的功德就是透過這個慢慢累積出來的,所以你也可以說師父是精通般若的大師,

他把般若裡一切法無自性的特徵完全融合生活當中,在舉手投足之間,就可以給我們啟

發。佛陀宣說般若的是般若經,解釋般若經的是現觀莊嚴論,開展現觀莊嚴論的就是我們

學的菩提道次第論,你可以說般若就是法的核心。為何說師父是持教者?他在這一生你就

看到,他的最初由共世間的弟子規由依止法驅入,到了他的晚年甚至圓滿成熟時,他願意

流露出廣論法的核心---般若,一切法無自性所有這些法都在他舉手投足之間,完全在他

的心識裡邊任運流露出來,活生生的在他身上呈現,他本身就是一部活的廣論,他留在這

個世界上,我們就比較有機會看懂廣論在講什麼。師父生活裡面,對般若的體驗可以說是

隨處皆是。有時不靠上師的示現,不靠師父的示現,真的很難看得懂經論在講什麼。我善

根很薄,靠著師父看懂一點點,說懂也不並沒有全懂。


    師父有一個很特別的功德,你說像醫生一樣對症開藥,師父是不會,可是師父有一個

比醫生還厲害的本領,如果你生了很嚴重很棘手的病,同時好幾個最好的醫生,用不同的

方法再醫治的時候,師父可以決擇什麼時候聽這個醫生,什麼時候聽那個醫生的。


    我印象最深的是師父去年二月開始生病,身體非常弱,有很多人提供很好的治療方法

給師父,有的真的很有效,一開始用身體狀況就很有起色。師父最常做的一件事,藥也用

得好好的,脈也回復了,但師父會突然跟我講:這個藥明天開始不要用。你搞不清怎麼一

回事,又沒有副作用,藥也用的好好的。可以繼續恢復,為何不用呢?但要聽話,就不

用。到第二天再請大顯來把脈,懷疑師父是不是又吃了那個藥,今天的脈比昨天還好,實

際上是沒吃。


    如何洗澡


    我再舉幾個例子來說明。師父,討厭開車,可是卻是開車高手,教出幾個開車高手,

例如如得法師就很會開車。


    還有一次我跟如起法師與師父閒聊,師父問平常我們都是怎麼洗澡的。如起法師說:

我爸爸教我先用毛巾沾濕把身體擦一遍,再用毛巾沾肥皂抹上身體,再用毛巾很用力把灰

屑推下來,再用毛巾沾水擦二遍,身體就乾淨了。師父再問我,我說:「弟子的洗法是沖

蓮蓬頭,水沖一沖洗一洗。」師父說:「我現在用的是如俊的方法,但我內心最推崇的還

是如起老爸教的方法。以前人都是這樣洗的。」


    這與我剛剛講的開車的例子,吃藥的例子有何關係呢?後來師父有講:「我病的時

候,有許多人提供我醫療的方法,他們用的材料是天然的,沒有污染的,傳統的老祖宗的

一些方法,我覺得這些方法都非常好,我也一定會去試這些方法,確定它們能產生這些效

果。這些沒有受到現代科學影響,傳統的、自然的好方法,留在這世上會對人產生很大的

幫助,所以我會親自去試,而且試到有效果產生。可是我是一個學佛的弟子,我真正生命

的依憑必須依靠佛法,能真正帶給我快樂的是佛法,我解決問題也必須靠佛法,我怎能完

全倚賴外在醫療的東西來解決我生命裡的問題呢?我絕對不能只停在這裡而已。所以師父

討厭汽車,在內心價值標準,汽車是排不上的檯面,但師父會去學汽車怎麼開,洗澡的方

法比較沒時間就用蓮蓬頭沖洗,但師父知道好的洗澡方法是什麼,所以這些可以利益眾生

的方便,師父都會去學,也學到很好,但是不會讓自己耽著在這裡。


    你們現在誦般若經常會誦到這一段:菩薩摩呵薩會去學四無色定、四無量心、十八佛

不共法、三十七道品,學了這無量無邊以利益眾生為方便,學了這種種的道次法類之後,

以無所得為方便,不執著,然後沒有修的人,沒有所修的法,也沒有修這件事。那時看這

些經文看不懂,什麼修了又沒修,我以前看不懂,可是好像師父這樣一示現,就明白很

多。什麼是修了沒修,什麼是做了沒做,他有真實去做,但是他一點也不起耽著,他不會

覺得我做了這些以後,就要牢牢把它把握住,作為我以後的依憑。他累積無量無邊的經

驗,只是為了利益眾生,但是這些經驗是沒有實質的,不必耽著在那裡,所以師父是把法

的內涵、般若的內涵完全無間的融合在生活裡呈現跟實現出來。


    萬善根本從師出


    如果今天沒有我們的上師,沒有他活生生的示現,我們看經論怎麼看得懂,這些法將

在我們內心的行相和行為會有怎樣的相狀,我們怎麼可能知道,又怎麼可能做得到。所以

你認認真真去看師父這一生,你就自自然然看到這些特色,因為他出現的關係,我們才知

道什麼是道次第,什麼是依止法,什麼是般若;因為他出現的關係,我們才知道智慧的行

相,慈悲的行相;因為他出現的關係,在這個時代,我們才得到真正的希望,才知道佛菩

薩的救護從來沒有離開過我們。這個時代不管怎麼惡劣、痛苦、絕望,佛菩薩是有方法可

以救我們的,怎麼樣去接引,怎麼樣去相應,師父也講:信為能入,智為能度。


    怎樣發起這個信心呢?多去瞭解師父的功德,而且要很感恩師父這麼千心萬苦來這個

世界上走這麼一趟,示現這麼多無量無邊的功德,讓我們對佛菩薩對佛法發起信心,祂是

可以在任何環境之下,把我們救護起來的。師父賜給我們最珍貴的部分就是對佛法的信

心。信心的量要到什麼程度呢?有一次師父說:「依憑對佛的信心,我覺得原子彈在我面

前可以不爆。」也許你們覺得誇張,但你們讀第二會的般若經第一卷緣起品,裡面說到佛

講般若經,全身放光,光遍照無量世界,被光照到的無量有情,盲者得視,聾者得聞,飢

者得食,渴者得飲,每一道光又化作無量蓮花,蓮花上又有無量化佛,一一在為眾生說甚

深般若波羅密多法,每一眾生聽到將來可以成佛。你剛剛懷疑原子彈不爆,那你可以懷疑

般若經第一卷講的東西。這是第一個。


    第二個,如果你年紀夠大,你可以回想在以前的台灣,誰相信可以在我們的土地上大

量種植有機無農藥的東西,誰相信自己可以吃到沒有污染的東西,誰相信教育是有希望

的,誰相信佛法是有希望的。對我來講,直到我跟師父真正學習之前,我對前面那幾個問

題,我認為是沒有解決的希望,雖然很多人在吵在努力,但這些做的人,他們內心知道還

沒有找到真正解決的方法。但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們覺得這是有希望的,可以做到的

呢?這些希望跟信心是從哪裡來的?不要用形體去看師父。每一個聖者來到這個世界,他

們的心就像一個超級磁鐵一樣,所有相應的心都會被他的心所吸引,然後得到啟發與轉

化。


    師父的加持一直在,多祈求加持


    你如果認識上師示現的本質在於他的法,他的法是從他的心流露出來。你不用擔心師

父的身體怎麼了,他的心的加持一直在我們身上,隨時隨地不斷啟發我們的心,你多去祈

求師父的加持,多去對師父的功德又更多深刻的認識與瞭解。你不一定要知道很多事蹟,

今天我也沒講太多事蹟,就你知道那幾個,乃至你跟師父能夠相處的那些珍貴的片段,你

去體會那種無量無邊的加持,無量無邊各種角度的啟發,這樣就夠你受用很久了。依靠這

些啟發與加持,你會繼續發現師父更多更深廣的功德,對他提起更高的信心,也發起更強

願意依止他的意樂,依止他是為了什麼?得到他這一生千方百計非常辛苦地想要傳給我們

大師的教法。


    今天我一口氣講了兩小時,謝謝你們也一直沒有打瞌睡,所以不打瞌睡不是那麼難的

事情,對不對?有很多很殊勝的方便可以讓人不打瞌睡,師父想教我們的也是這一點,成

佛不是很難,有很多很殊勝的方便,讓人在最惡劣的時代,自己可以成佛也可以幫助別人

的,我們跟師父學到最後,要有這點信心,就這是這個教法及這個教法的傳承祖師,他們

當初最不共的心願,他們真的做到了,師父也做到了,我祈求加持,我以後也要做到。希

望你們也發這樣的願。

--

        如果我們不在乎他人的感受和痛苦,我們就沒有辨別是非對錯的方法。

                                                --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

--
※ 
--
夫兵者不祥之器物或惡之故有道者不處君子居則貴左用兵則貴右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
之器不得已而用之恬淡為上勝而不美而美之者是樂殺人夫樂殺人者則不可得志於天下
矣吉事尚左凶事尚右偏將軍居左上將軍居右言以喪禮處之殺人之眾以哀悲泣之戰勝以
喪禮處之道常無名樸雖小天下莫能臣侯王若能守之萬物將自賓天地相合以降甘露民莫
之令而自均始制有名名亦既有夫亦將知止知止218-168-212-80.dynamic.hinet.net
Jack0 06/12/22 12:40:05  218.168.212.80 修改這篇文章

Fri Dec 22 12:40:05 2006
回覆 | 轉寄 | 返回


卍 台大獅子吼佛學專站  http://buddhaspace.org